力帆危机:5亿债券2天后到期,上市公司年内资金缺口88亿元_股份
力帆危机:5亿债券2天后到期,上市公司年内资金缺口88亿元 出品丨搜狐财经 作者丨范迪 修改丨李春平 3月12日晚间,力帆股份发布2020年1、2月份产销快报。2月份力帆乘用车的产销量均为0,前两月累计出售乘用车仅70辆,同比下滑99%。 作为我国首家上市A股的民营车企,力帆股份曾接连多年当选我国企业500强,稳坐重庆市汽摩出口第一名的宝座,创始人尹明善也一度被称为“重庆首富”。 但是现在,其传统优势板块摩托车事务增加滞缓,力帆“造车”14年却未见起色,销量与营收双降。在上星期发布的我国轿车富豪榜中,尹明善宗族已被筛选出榜。 多年的巨亏也给力帆股份带来活动性危险,除最新发布的5.3亿债券面对兑付困难外,到上一年三季度末,力帆股份账上的短期告贷为90.0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活动负债为23.65亿元。 到现在,因诉讼问题,控股股东力帆控股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住及轮候冻住股份数量为6.16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 99.55%,占公司总股本的46.87%。 5.3亿债券兑付困难,控股股东99%股份被冻住 与1、2月份产销快报一起发布的,还有关于“16力帆02”公司债券第2次危险提示性布告。 力帆股份于2016年发行了“1力帆02”公司债券,发行总额为人民币11亿元。到现在,“16帆02”公司债券余额为5.303亿元,债券利率为7.5%,到期日为2020年3月15日。 布告提示,公司主体长时间信用等级为BBB,“16力帆02”公司债券的信用等级为BBB。因公司现金流较为严重,受工作、疫情、诉讼等归纳要素影响,资金筹集面对多重困难,到期兑付存在不确定性。 此前,力帆股份发布2019年度成绩预亏布告,估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赢利为-49.81亿元,这一亏本额乃至超过了力帆股份现在的总市值。 到发稿,力帆股份报收2.80元,跌幅4.44%,总市值仅剩36.79亿元。 2010至2018年,力帆股份9年来累计完成归母净赢利27.63亿元。而2019年一年的净亏本额,已挨近曩昔9年累计净赢利的两倍。 力帆集团创始人尹明善 巨额的亏本,令尹明善宗族直接被我国轿车富豪榜筛选出榜。上星期,胡润研究院发布了最新2020年全球富豪榜,在轿车范畴,李书福、王传福等旧日与尹明善齐名的民营企业家排列第1、第6位。 在2018年,尹明善宗族以100亿元的财富值位列我国轿车富豪榜第6位。2019年尹明善宗族财富缩水60%,以40亿元的财富值下跌至我国轿车富豪榜第12位,彼时尹明善已81岁高龄。 据最新收盘市值核算,尹明善宗族的财富值约为17.32亿元,较上一年缩水56.7%。 2019年三季报显现,陈述期内,力帆股份运营活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82亿元,同比削减256.18%。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至2017年,力帆股份已接连6年运营性现金流为负,累计净流出达42.09亿元。 为应对巨亏带来的活动性危险,力帆股份曾于2018年末接连变卖财物,经过出售造车车牌、轿车生产基地为本身输血近30亿元。 到2019年三季度末,力帆股份的财物负债率达78.4%,已接连5年维持在70%以上。 力帆股份的活动负债占总负债的份额高达95%,其间短期告贷90.0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活动负债23.65亿元。 期末,力帆股份的货币资金仅剩25.74亿元。据此核算,力帆股份约有88亿元的现金缺口。 自上一年6月15日以来,力帆股份屡次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冻住/轮候冻住的布告。到上一年9月11日,公司控股股东力帆控股持有力帆股份6.1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份额为47.08%。 此次股份被轮候冻住后,力帆控股所持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住及轮候冻住股份数量为6.16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 99.55%,占公司总股本的46.87%。 “造车”14年,乘用车收入仅为摩托车的1.6倍 据力帆股份发布的2020年1、2月份产销数据,2月份力帆乘用车的产销量均为0,前两月累计出售乘用车仅70辆,同比下滑99%。 与轿车事务重挫不同的是,力帆股份的摩托车事务在2月份现逆势增加。2月份摩托车共出售43569辆,同比增加101.96%;本年累计出售97477辆,同比增加25.29%。 从上一年数据来看,力帆股份共出售传统乘用车2.25万辆,同比下滑75.52%;共出售新能源轿车3091辆,同比下滑69.49%;摩托车作为力帆的传统优势事务,销量也削减了9.95%,共售出60.85万辆。 依托摩托车事务发家的力帆集团,曾屡次调整摩托车事务的开展战略。 在力帆摩托创建之初,尹明善创造的发动机成为很多摩托车的标配,摩托车事务敏捷生长为力帆的营收增加主引擎。 不再满足于单一摩托车事务的尹明善,于2003年收买重庆专用轿车制造厂80%的股份,将公司更名为重庆力帆轿车有限公司,正式进入乘用车工作。 2010年11月,力帆在上交所上市。上市之初,尹明善曾表明,轿车可以卖到摩托车出售额15倍的话才是一个正常的份额。 但是,九年曩昔,2019年半年报显现,力帆乘用车事务收入占总收入的份额根本不变,为55.23%;而乘用车事务收入降为摩托车事务的1.59倍,间隔15倍的份额反而拉大了距离。 2011年时,力帆乘用车事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为54.88%,是摩托车事务收入的1.88倍。 力帆股份的乘用车事务在2018年刚刚打破60亿元营收,而国内其他民营车企的营收早已奔向千亿级阵营。 乘用车事务不见起色,摩托车事务也已呈现增加瓶颈。自2014年摩托车事务到达34.60亿元的营收高点后,尔后几年开端呈现下滑。 为寻求新的增加点,力帆股份于2014年推出首款新能源轿车,后又建立同享出行渠道“盼达用车”,均未获得显着成效,两次踏空“风口”。 业界将力帆股份的衰败归因于尹明善年岁已高且后继无人。据此前报导,尹明善的独子尹喜地对接班一事不感兴趣。2017年10月,尹明善卸职力帆股份董事长后,由工作经理人牟刚接任。 上一年8月,力帆调整运营战略,表明将会集资源开展传统优势的摩托车工业,在保证赢利的一起,不抛弃轿车事务。 与此一起,公司内部也发生了人事变动,力帆董事陈卫、总裁马可等4名董事及高管离任,担任摩托车进出口事务的杨波顶替马可出任总裁一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